河南企業聯合會

主辦單位:
河南省企業聯合會、河南省企業家協會
單位地址:
河南省鄭州市鄭東新區商務外環路20號海聯大廈28樓
郵政編碼:450003
電 話:
0371-65978198 65953804
傳 真:
0371-65978198 65953804
電子郵件:
hnsqylhh@163.com

戴旭:“修昔底德陷阱”是學術煙幕彈

時間:2016-11-10 22:30:11 作者: 來源:

  《參考消息》9月12日報道 在一度被炒得沸沸揚揚的“兩國集團”(G2)消停之后,如今中美不少學者又開始議論“修昔底德陷阱”了。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偽命題。因為無論是在地理、政治、軍事、經濟方面,還是戰略指向及發展設計上,中美都與當時的雅典和斯巴達相去甚遠。中美自清朝末年發生聯系以來,直至當下美國在全球范圍內圍堵中國,都是美國對中國的單向度覆蓋。中美從未發生過單獨的、為爭奪勢力范圍而進行的勢均力敵的對抗。以前如此,當下及未來亦如此。

  為霸權行動尋找正當性

  2500多年前,斯巴達與雅典在希臘城邦體系內雙雄并立,同時又都在地中海周邊進行殖民擴張。由于地理鄰近,且雙方都奉行擴張政策且擴張方向重疊,終于形成一山二虎般尖銳的霸權對決。古希臘史學家修昔底德認為,“使戰爭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勢力的增長和因而引起的斯巴達的恐懼”,而這被哈佛大學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曲解,從而提出了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

  美國一些學者以此描述中美關系,不由分說地將中國強行定位為崛起的挑戰者,而美國出于恐懼被迫采取行動,一旦發生戰爭,中國應該負責。

  其實,稍加分析就不難看出,美國學者用這一新創名詞描述中美關系的不當。在世界歷史和政治的一般敘事中,斯巴達以軍國主義著稱,而雅典則被描述為民主的典范。顯然,這和美國一貫的宣傳標榜對不上號。美國一直把自己定位為“民主國家”,同時卻把它的對手貶為專制和破壞和平的形象。如果美國嚴格地接受“修昔底德陷阱”的邏輯,它首先應該承認自己是斯巴達式的軍國主義專制國家,而中國、俄羅斯和其他國家則是崛起中的民主國家。美國會接受這樣的學術定位嗎?

  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因素被美國學者有意忽略了,那就是“斯巴達的恐懼”。斯巴達為什么恐懼?它擔心雅典發展的政治效應引發內部“黑勞士”的暴動,換言之,斯巴達恐懼雅典帶來顏色革命的效應。那么問題來了:今天用“修昔底德陷阱”描述中美關系的人,能否回答美國對中國的恐懼是什么?是擔心中國取代美國世界老大的地位,還是擔心中國的發展引發美國內部的暴動?盡人皆知,今天在世界上到處搞顏色革命的是美國。作為一個年輕的國家,美國學習歷史的精神是有益的,但切忌囫圇吞棗張冠李戴。至于中國學者,就不要跟著煞有介事地湊熱鬧了。如果中美關系簡單到可以拿歷史上的故事隨意套用,中國的《東周列國志》是現成的,志在一統天下的秦國形象更適合美國。我曾經就此跟美國的白邦瑞先生切磋過,他對此反應激烈,不同意把今日美國與當年的暴秦并列,卻認為今日中國很類似武帝時的漢朝。以史喻今不是不可,但要做到大體精當其實很難。

  美學者想阻止聯合反霸

  進一步分析可以看到,“修昔底德陷阱”有著基本的前提:那就是兩個勢均力敵的國家必須地理相近,都奉行擴張政策,而且擴張方向對撞。其中地理相近是最主要的因素,這是一切戰爭的基本前提;在它面前,以國內生產總值(GDP)衡量的實力因素反而不那么具有決定性。西漢帝國和歐洲羅馬帝國實力相近,也都帶有擴張性,但由于地理遙遠,所以雙方沒有發生決戰;而西漢和匈奴,經濟實力相差很遠,但地理相近,所以還是發生了戰爭。

  在世界歷史長河中,還可以看到因為地理而不是經濟總量相近導致戰爭的更多類似情形:在東亞,中日兩國一衣帶水,千年恩怨糾纏不清。日本要向大陸擴張,必然先控制朝鮮半島,而大陸勢力要打擊、威懾日本,也必然以朝鮮半島為前沿。所以,在歷史上,兩國圍繞朝鮮半島的較量延續千年而不絕。按照“修昔底德陷阱”的邏輯,中國應該更早地主動發起消滅日本的戰爭。不幸的是,事實正好相反。

  如今,雖然中美都在聯合國體系內,但中美經濟、軍事和政治實力并非勢均力敵,中國只是地理上的亞洲大國,而美國的軍事基地遍布全世界,控制著地球上幾乎所有的重要海峽,牢固地掌控著太空、網絡等全球公共空間。更為重要的是,中國奉行和平發展的國策,絕不進行領土和勢力范圍擴張;而美國則采取全球擴張政策,力圖通過控制歐亞大陸進而達到控制世界的目的。

  因此,21世紀世界的主要矛盾是美國稱霸和全球反霸。中美之間的矛盾,只是這一世界主要矛盾中的一個方面,同樣的問題也存在于第三世界與美國、俄羅斯與美國之間。所謂“修昔底德陷阱”與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伊朗核問題一樣,都是美國的戰略家們和政治學者在上兵伐謀階段,精心炮制出來的學術煙幕彈,目的是降低受害國的警覺意識,減少其反抗阻力,阻止聯合反霸,以便各個擊破。

  中國不能缺少“防人之心”

  從美國歷史看,當年英國是老大,美國當老二的時候,美英最終進行世界大決戰了嗎?沒有!英國是在全球殖民地解放運動中自然衰落的,并不是被美國通過戰爭直接推翻的。今天,美國在二戰后當了世界老大,很多人說美國有打老二的傳統。但縱觀美國二戰后的戰史,美國打得最多的是小國,對真正的老二蘇聯,美國反而沒有動一槍一炮;蘇聯也沒有發動推翻美國的戰爭。

  新中國成立時的實力,相對于美國望塵莫及,對美國國家安全更談不上絲毫威脅,但美國依舊對新中國封鎖、威脅、訛詐?,F在,中國經濟實現了一定發展,但綜合而言,距離美國的先進發達程度仍有巨大的差距。美國又是演變、顛覆,又是圍堵、威脅,同樣無所不用其極。顯然,美國遏制中國的政策,從開始到現在都不是因為“修昔底德陷阱”。

  在成功肢解蘇聯之后,美國內部的一批帝國主義夢想家,就一直期望著以20世紀解決蘇聯的模式,在21世紀解決中國,這是中美根本矛盾所在。據美國防務一號網站報道,今年5月25日,美國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在海軍軍官學校發表演說時,把美對華戰略態勢比喻成“宛如與前蘇聯持續近50年的冷戰對峙”,說“這將是堅決、溫和但強有力的長期對抗,很可能會持續好些年”,“我們的亞太再平衡不會淺嘗輒止,而會長期進行”。他認為,中國的“內部邏輯”與社會終將改變,那時一切將會畫上句號。

  “中國的‘內部邏輯’與社會終將改變”是什么意思?從來沒有一位中國國防部長談論顛覆、肢解美國的問題,中國軍隊也沒有在美國周邊進行任何軍事行動,中國學者也沒有人進行關于遏制甚至搞垮美國的研究。大多數的中國學者都如出一轍地思考如何化解美國的敵意圍堵。這種嚴重的思維不對稱,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國對于美國缺少起碼的“防人之心”,以至于中國學者中很少有關于中美關系的獨到見解,甚至不愿意觸碰關于戰爭的敏感話題。

  其實,雙方最應該在學術和政策研討層面坦誠相見,哪怕唇槍舌劍。這個層面的交鋒進行得充分和及時,戰場上的刀光劍影或許就可以避免或推遲。為此,筆者認為有必要就卡特關于美國肢解中國的話題,在此略作展開,并以此對照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問題。

  如果把美國現任國防部長和二戰結束后美國歷任國防部長的對華言論做一對比,可以清楚地看出美國對華戰略圖謀是一以貫之的。秉承大英帝國的戰略遺傳,以山巔之城、世界燈塔自詡,以建立世界帝國為最終目標的美國,眼睛里盯著的不是身后的世界第二,而是眼前永遠的世界第一。在它設定的征途上,它要削弱清除的不僅僅是離它最近的石頭,而是一切它認為礙事的石頭。中國總有些人認為不要刺激美國,試圖通過一再妥協、順應,換取所謂的發展機遇。這就未免太幼稚了。為了維持一極獨大的現實地位、追求更大的絕對權力,美國必將繼續對世界其他政治力量進行各種各樣的壓制、利用。針對不同的對手,美國的戰略團隊會站在道義的制高點,提出無窮無盡的政治名詞。具體到中國,“修昔底德陷阱”不過是其中一個自欺欺人的學術借口而已。

  中美之間不存在“修昔底德陷阱”式的邏輯,但毋庸諱言,只要美國不放棄控制、演變、顛覆、肢解中國的戰略目標和計劃,中國就不會停止捍衛自身安全和發展利益的正當舉措。

  強國內涵比以往更豐富

  綜上所述,中美避免戰爭和沖突的關鍵有二,一是美國放棄實施世界帝國戰略,停止圍堵、顛覆、分裂中國的各種言行;二是中國一定要有阻止、打贏現代大國戰爭的能力以及捍衛自身利益的堅定決心。

  期望美國從根本上改變其戰略傳統和慣性思維是不現實的:布熱津斯基在《大棋局》中早已直言不諱地宣示了美國的意圖——充分發揮美國“南北無強國、東西皆大洋”的地理優勢,利用強大的綜合國力優勢,“管理”歐亞大陸,穩固全球霸權。

  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是帝國主義,帝國主義的最高形態是世界帝國主義。美國正在按照它內部的邏輯自然地展開著。從肢解蘇聯、東歐到茉莉花革命,從阿富汗到伊拉克到烏克蘭,從“亞太再平衡”到攪亂中國周邊,今天的美國狂奔在既定的征途上。美國不愿根本改變其建立世界帝國的政策,阻止中美戰略沖突,維護世界和平的重擔就落在了中國肩頭。

  我們一定要意識到,在新時代,強國的內涵已經不再僅僅是做好中國制造,打造獨立自主的工業體系,還要具備對抗文化帝國主義的能力,而且要能守能攻。

  就在蘇聯行將就木的時刻,美國戰略學者約瑟夫·奈寫了一本影響深遠的著作《美國注定領導世界?》。他認為,傳統的帝國太依賴硬實力,容易因擴張過度、樹敵過多而瓦解。美國應該充分發揮自身的軟實力優勢,通過灌輸美式價值觀,從而控制世界。冷戰結束后,互聯網革命橫掃全球,美國充分利用了互聯網時代的技術突破和肢解蘇聯的豐富經驗,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大中等強國進行持續的文化攻勢。就在國人剛剛意識到美元比美軍利害的時候,美網的重要性已經開始媲美美元。

  這位約瑟夫·奈還曾經全面批判了“修昔底德陷阱”的必然性謬誤??墒?,他的解決辦法卻依舊是偷梁換柱:讓大家都相信霸主是講道理的,霸主則限制自己的軍事行動,更多地用經濟、文化手段講道理,并且還要打造國際制度,從而杜絕“不可避免的沖突”。這就是今日在中國學術界大行其道的“新自由制度主義”。與對待“修昔底德陷阱”問題一樣,在“新自由制度主義”概念面前,中國學者作為國家的思想者,也應該在捍衛國家利益的基本立場上,進行獨立思考。

  思考中美關系和世界和平的宏大命題,不能只在美國和西方學者話語體系的窠臼中打轉,“要立足中國、借鑒國外,挖掘歷史、把握當代”。依筆者看來,中國是一個戰略智慧深厚的古老國家,美國是一個現代戰略實踐豐富的國家,憑著半個多世紀兩國關系豐富多彩的實踐經驗和教訓,遠隔半個地球和浩瀚的太平洋,中美關系將會編織出一幅絢爛的圖景。它或許是羅馬帝國與西漢帝國那樣的友好相望,也可能如美蘇一樣的新版再現,還可能如美軍入侵朝鮮、越南,但不會只有“修昔底德陷阱”一種模式。中美關系是當代世界最具有創造性、最富有挑戰性的一對雙邊關系,因此也給最具有想象力的人提供了觀察和思考的機會。我們以最壞的準備盡力爭取最好的結果。(作者 戴旭 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所長、空軍大校)

  中國不會停止捍衛自身安全和發展利益的正當舉措,圖為中國空軍主戰飛機赴南海戰斗巡航。(資料圖片)

相關新聞

    無相關信息

河南省企業聯合會、河南省企業家協會 主辦
地址:河南省鄭州市鄭東新區商務外環路20號海聯大廈28樓 郵編:450003
電話/傳真:0371-65978198 65953804 E-mail:hnsqylhh@163.com
老司机精品线观看视频_老司机午夜免费精品视频_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网站